上帝创造老虎钳

好想念家乡那片覆盖着甲烷冰的甲烷海

一线天x小张(起名废)01

我觉得吧,一线天这人就俩字,闷骚。那种外表面瘫冷酷内心风云激荡的闷骚男,但是他的思维又跟一般的闷骚男不一样,很多事情懒得想。所以就写了这么个ooc的一线天..另一个角色,小张,这个没什么性格了没办法,毕竟正剧只有40分钟嘛,就痴情腼腆帅这三个特点了。尽量不把受写的太程式化吧。小学生文笔,作者语文快挂科了。

一线天正穷极无聊地在白玫瑰里面抽烟,三江水更是穷极无聊,自己在胡乱打拳。一线天懒得理他,这个怂货又在耍宝了。

这时,一阵敲门声响起,“师傅,还剪头发么?”

年轻男人的声音,细细软软的,带着腼腆。

一线天打开门,正无聊着想虐待客人的头发呢。

只见一个二十有余三十不到的瘦削男人走进来,看到三江水在打拳明显愣了一下。

这怂货,又吓了一个顾客。

“别理他,剪啥样式?”

“就剪短些,别像现在这么乱糟糟的就好了,谢谢。”

一线天不答,直接给男人披上毛巾,操起剪刀,开剪。

男人的头发虽然有点乱,但不脏。男人的脸很瘦,有些憔悴。发式和自己的差不多,剪起来也蛮方便。仔细看,眉眼也和自己的有些相似。不会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吧?一线天突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奇怪了,自己从不会有这种无厘头的思考,一定是三江水这个白痴把我的智商拉低了。

一线天一直知道自己帅,从小到大数不清的女孩子的羞涩面孔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。自己一点都不在乎,这么无聊的事有啥好在乎的?现在眼前就是一张和自己相似的俊秀面容,他好像隐隐约约明白那些女孩子们在想写什么了。

男人闭着眼显得有些疲惫,也是,这个不安稳的世道,大半夜来剪头发的不是神经病就是有心伤。

宫二那张昔日娇媚现下憔悴的脸浮现在眼前。她现在在干什么?睡觉?听曲儿?发呆?旧伤有没复发?她不愿见我。这么多年了,其实只是懒得理我吧。

一线天难得的胡思乱想,但手上动作不停,卡擦卡擦剪了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发型。“好了。”

男人睁眼,笑了一下,付了钱,出去了。

脚步虚浮,应该是长期劳累,而且最近有些虚弱,没有练过武。手指灵巧,上面有薄茧,应该是干精细活的人。衣着朴素但是不劣质,领子里有一个极难被发现的被补起来的破口,说明他不算富裕但也不贫穷,比较节俭但也注意格调。他是干什么的?高级裁缝?

草,想这么多干嘛,萍水相逢,不会再见面的路人而已。

一天下午一线天叫三江水买菜去了,店里的伙计们懒懒散散地,看着实在无聊。生意有那群伙计照料,也没自己什么事。一线天决定独自出去晃晃。

晃到一个黑暗的城中村,一线天看到里面越深越黑,反正自己艺高人胆大,这世间也没几个能伤到自己的,也就一点也不怕,钻进去,就当冒险了。

穷极无聊间,他看到前面的一个拐角处挤着好几个人。他走上前,竟钻出几个人拿着刀子指着他,“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,不然…”

一线天懒得理他们,直接一人一拳把他们打趴下了。走到拐角处,又解决了几个人。地有点儿脏,血糊糊的有点儿恶心。墙上也溅了血。

一群连三江水这怂货都不如的废柴。

地上蜷这一个人,年轻的男人,就是前几天大半夜过来剪头发的家伙。明显是被打劫了又被打了一顿。一线天把他翻了个身,看到他脸上有块淤青。人已经有点儿晕乎了,还是强撑着说了句谢谢。

一线天不答,把地上那群废柴口袋掏空以后沉默的背起他走回自己的店铺。

现在医院又黑又远,还不如到自家铺子给他上个药。

现在是傍晚,店里有几个客人,看到老板背着个血糊糊的人回来了,都很惊讶,有几个客人还跑出去了。

坑爹,自己怎么跟三江水这个怂货一个德行。

一线天难得有些窘迫,伙计们忙出去招呼顾客“是老板看到街上有人受伤背回来帮他处理一下!我们老板不是坏人!如果是老板打的人他会这么好心背回来嘛?你看你看老板还在给人上药呢!”

把背上的男人放下来,掏出急救箱,动作不怎么温柔地把药擦在男人身上。男人疼得眼泪都快冒出来了,还是面容扭曲地笑着道谢。

一线天想想在店面给人上药看人伤口好像不太好,更何况等会儿还要扒开他的衣服,他衣服下面肯定伤更多。一线天一伸胳膊,一手抱身子一手抱腿直接把他抱起来,上楼了。男人又呆了一下,伤痕累累的脸不明显地红了。

一线天抱着男人,手感不咋地,硬硬的硌手。他有点儿纠结该把他放哪儿,他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总不能放床上吧?一线天有洁癖。

纠结了一下,放在地上了。他下楼拎了俩椅子上来,被抢了椅子的伙计无奈对视一眼。

上楼,一线天把男人放椅子上,男人的精神在他背上休息过以后好了点儿,起码不晕乎乎的了。

一线天扒下他的白衬衫和白背心,果然,光裸的背上密密麻麻的淤青。

男人虚弱的笑笑,眼神充满感激。一线天面无表情,拿出药酒,抹到伤处,眼神一凛。

楼上传来一声一声的惨叫,楼下伙计苦笑一声,又要少好多客人了。

一线天掏那群痞子抢的东西时掏到几件女装,很高档的旗袍,样式妩媚。男人说他姓张,叫他小张就好。

一个叫小张的高级裁缝,长的不错,比自己年轻几岁,人挺腼腆,会自己送货上门,大概偶尔会脑抽因为想抄近路走城中村。大概有情伤。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7)